伏天氏 > 伏天氏 > 第两百八十二章 五殿主到来

第两百八十二章 五殿主到来

  悬王殿,何惜柔。

  诸葛慧目光落在叶伏天的【伏天氏】手指上,问道:“小师弟怀疑她?”

  叶伏天将当初苍叶国发生的【伏天氏】一些事情告知了诸葛慧,随后道:“二师姐,我也无法完全确认,而且这份名单是【伏天氏】秦王朝提供的【伏天氏】,只能说,是【伏天氏】她的【伏天氏】可能性不小。”

  诸葛慧点头,她自然也明白,如若这件事是【伏天氏】秦王朝做的【伏天氏】,也可能有意朝错误的【伏天氏】方向引导。

  “既然小师弟认为她的【伏天氏】嫌疑不小,那么就足够了,假如真是【伏天氏】她,那么,她逃不掉了。”诸葛慧美眸中闪过一抹笑容,站起身来,道:“走。”

  “师姐去哪?”雪夜问道。

  “将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人全部控制。”诸葛慧淡淡的【伏天氏】开口,雪夜一阵汗颜。

  师姐就是【伏天氏】师姐,不需要证据,既然小师弟认为她嫌疑最大,先控制,再排查。

  这一页名单,一个个排查,如若都不是【伏天氏】,那就是【伏天氏】秦王朝了。

  此时,悬王殿弟子各自忙碌着自己的【伏天氏】事情,有人在客栈中修行,有人在外走动打探着消息,他们和其它顶级势力一样,好奇究竟是【伏天氏】谁做的【伏天氏】。

  这件事最终,是【伏天氏】否会引发顶级势力之战?

  客栈外,便有两名悬王殿弟子随意的【伏天氏】聊天。

  但就在这时候,一行强者从远处而来,随后瞬间朝客栈各方向而去,隐隐要将客栈围起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他们的【伏天氏】脚步僵在原地。

  “书院的【伏天氏】人。”

  他们脸色难堪,随后转身回到客栈里面去通禀。

  很快,客栈中,悬王殿之人内心震动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一道道身影闪烁,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强者朝着客栈外而来,只见为首之人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一位长老人物,他目光望向前方出现之人,开口道:“书院这是【伏天氏】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何惜柔在吗?”

  雪夜走上前,冷淡问道。

  顿时悬王殿强者目光尽皆凝固,书院如此阵仗前来找何惜柔,是【伏天氏】为了什么?这还需要多说吗?

  最近朝歌城,谁不知道书院在做什么。

  这一瞬间,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人忽然间想起一年前苍叶国发生的【伏天氏】一件事情,顿时许多人脸色都变了,极其的【伏天氏】难堪。

  莫非,是【伏天氏】何惜柔做的【伏天氏】?

  此时的【伏天氏】何惜柔和洛君临在一起,此时,客栈内一片混乱,不断有身影闪烁,何惜柔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  她的【伏天氏】脸色变得惨白。

  终于,还是【伏天氏】被查到了吗?

  可是【伏天氏】这怎么可能,死无对证,即便有些线索,书院凭什么拿人?

  忽然间,一只有力的【伏天氏】大手握住了她的【伏天氏】手,洛君临在她身边温柔的【伏天氏】道:“惜柔,无论发生了什么,我都陪你。”

  何惜柔美眸瞬间红了,她紧紧的【伏天氏】握着洛君临的【伏天氏】手,目光中闪过一抹坚定,回过头,看向洛君临,何惜柔温柔的【伏天氏】道:“不,若是【伏天氏】有什么事,我会一力承担,答应我,好好的【伏天氏】。”

  事已至此,她已经做到了最坏的【伏天氏】打算,她知道,如若草堂确信是【伏天氏】她做的【伏天氏】。

  那么,没有人能够保住她的【伏天氏】命,哪怕她父亲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五殿主,也一样不行。

  “不。”洛君临露出痛苦的【伏天氏】神色。

  何惜柔对着她温柔一笑,随后踮起脚尖,在洛君临的【伏天氏】嘴唇温柔一吻,轻声道:“这件事情本就和你没有关系,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,答应我好吗?”

  洛君临目光似乎露出极为痛苦的【伏天氏】神色,紧紧的【伏天氏】拥抱着何惜柔。

  就在这时候,有破空之声传来,何惜柔从洛君临的【伏天氏】怀中挣脱而出,眼神又变得坚定,看向闪烁而来的【伏天氏】身影。

  “何惜柔,长老让你去一趟。”来人开口道。

  “好。”何惜柔点头,随后放开洛君临的【伏天氏】手,柔声道:“你就在这里。”

  说着,她身形一闪,随来人而去。

  片刻后,何惜柔也来到了客栈门外,目光望向书院之人。

  “这件事是【伏天氏】你一个人做的【伏天氏】,还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意志?”雪夜看向何惜柔问道。

  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何惜柔冷漠的【伏天氏】看向雪夜,她不会坐以待毙,悬王殿同样是【伏天氏】东荒境的【伏天氏】顶级势力,胡铜已死,即便对方有线索又如何,没有证据,书院凭什么认定是【伏天氏】她?

  “你不承认?”雪夜冷道。

  “书院认为叶伏天之事是【伏天氏】我做的【伏天氏】?”何惜柔看着雪夜,冷笑道:“凭什么?”

  “你不承认也没关系,书院自会前往悬王城查,查你今年到过的【伏天氏】所有地方,见过的【伏天氏】所有人,你认为自己能逃掉?”雪夜继续道。

  “没做过的【伏天氏】事情,随你们怎么查。”何惜柔声音强势,却像是【伏天氏】在掩盖自己的【伏天氏】心虚,此时的【伏天氏】她内心冰凉。

  她知道,她可能彻底完了。

  但她还是【伏天氏】不甘心,抱有一丝希望,她不想就此放弃。

  “既然如此,这些天希望悬王殿能够配合下,不要离开。”雪夜又道。

  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长老目光一闪,冷冷的【伏天氏】开口:“事情还未查出,书院便前来封我悬王殿住地,如今还欲禁足,是【伏天氏】否欺人太甚?”

  “若是【伏天氏】查出了,你认为仅仅是【伏天氏】禁足这么简单?”雪夜冰冷开口:“此事最好不要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意志,否则,就不仅仅是【伏天氏】你们的【伏天氏】事了。”

  悬王殿诸人尽皆阴沉着脸,简直狂妄至极。

  悬王殿长老拂袖转身,步入客栈之中,然而他此刻也极为愤怒,不仅是【伏天氏】对书院,还有对何惜柔。

  书院既然查到了何惜柔身上,很有可能是【伏天氏】真的【伏天氏】,如若最终的【伏天氏】结果查明是【伏天氏】何惜柔做的【伏天氏】,那么这白痴女人死不足惜。

  …………

  消息传出后,朝歌城震动。

  竟然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做的【伏天氏】?

  据说何惜柔喜欢的【伏天氏】男子洛君临乃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一位天才人物,拜入悬王殿五殿主门下修行,和叶伏天一样来自蛮荒区域百国之地,两人有大仇。

  那么何惜柔做这件事,是【伏天氏】怕叶伏天成长威胁到洛君临的【伏天氏】命?

  如果真是【伏天氏】这样,那么这倒是【伏天氏】个可悲的【伏天氏】女人,为了男人刺杀草堂弟子?

  听闻书院之人前往围悬王殿客栈的【伏天氏】时候,洛君临甚至都没有献身,女人容易感情用事,被爱情冲昏头脑,但那洛君临,可不见得和她一样。

  很快有消息传出,书院派强者前往东荒境南部悬望城了,甚至将那刺客的【伏天氏】尸体都带去了。

  假如这件事情真的【伏天氏】是【伏天氏】何惜柔做的【伏天氏】,那么,怕是【伏天氏】插翅难飞了。

  看来,当日草堂二弟子在东秦书院外强势之言,果然是【伏天氏】有用的【伏天氏】,显然秦王朝出力了,否则不可能这么效率,这里毕竟是【伏天氏】朝歌。

  压力全部落在了悬王殿强者的【伏天氏】身上,其余诸人都是【伏天氏】看热闹的【伏天氏】姿态。

  这些日,悬王殿强者被禁足,不得踏出客栈一步,朝歌城的【伏天氏】人又一次见识到了书院和草堂的【伏天氏】强势。

  显然,如若这件事是【伏天氏】悬王殿的【伏天氏】意志,那么在朝歌城的【伏天氏】悬王殿强者,怕是【伏天氏】一个都走不掉。

  数日之后,悬王殿所在的【伏天氏】客栈中,有一行浩浩荡荡的【伏天氏】强者御空而来。

  他们降临之时冷漠的【伏天氏】扫了一眼外围围住客栈的【伏天氏】人群,为首之人眼神充斥着寒意,冷淡开口:“事情还未查明便围我悬王殿强者,书院很好。”

  说罢,他便直接踏入客栈。

  一道道身影闪烁,躬身拜见:“见过五殿主。”

  悬王殿五殿主何玉律,到了。

  一道倩影闪烁而来,正是【伏天氏】他的【伏天氏】女儿何惜柔。

  “跟我来。”何玉律脚步往下,带着何惜柔离开,来到了何惜柔所住的【伏天氏】院子中,背对着何惜柔冷冷的【伏天氏】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  “爹。”何惜柔抬头看着自己的【伏天氏】父亲。

  “数月前悬王城发生了一件事情,有一位天位境的【伏天氏】强者得罪了一个世家,一家性命遭到威胁,是【伏天氏】你出面摆平了这件事,对吧。”何玉律转身看着何惜柔。

  何惜柔脸色惨白。

  “既然我能查到,你认为书院查不到?”何玉律冷漠的【伏天氏】眼神中还有几分痛苦,这是【伏天氏】他的【伏天氏】女儿,亲生女儿,但如今,铸成大错。

  “爹。”何惜柔的【伏天氏】眼睛通红,她知道,瞒不住了。

  何玉律看着自己的【伏天氏】女儿,心也软了下来,叹息道:“胡铜一家我已经解决,但想要彻底瞒过书院怕是【伏天氏】难,惜柔,为什么要这么做,是【伏天氏】他怂恿你的【伏天氏】吗?”

  何惜柔身体颤了颤,她自然明白父亲口中的【伏天氏】他指的【伏天氏】是【伏天氏】谁。

  “爹,这件事是【伏天氏】我自己决定的【伏天氏】,他之前并知道。”何惜柔红着眼睛道:“事已至此,女儿自会承担下来,爹,女儿不孝,若是【伏天氏】发生什么事情不能侍奉您,请您原谅女儿。”

  何玉律看到何惜柔眼泪流出,内心微痛。

  他心中有些痛恨,书院、草堂。

  若是【伏天氏】他足够强大,书院草堂焉敢如此欺他。

  若他足够强大,叶伏天至今好好的【伏天氏】活着,草堂怎么敢对他女儿如何?

  但正因为他不够强,所以他很清楚,一旦事情查明,草堂,绝对不会放过他女儿。

  “爹,女儿没什么心愿,只希望女儿若发生什么,爹能够保住他。”何惜柔央求自己的【伏天氏】父亲,她知道,事情查明后,叶伏天不一定会放过洛君临,哪怕事情是【伏天氏】她做的【伏天氏】。

  “你还在为他想。”何玉律愤怒的【伏天氏】道:“若不是【伏天氏】他,你何至于此,我只恨当初不该收他为弟子。”

  “爹,算女儿求您了,这是【伏天氏】女儿最后的【伏天氏】心愿了。”何惜柔泪流满面,何玉律内心抽搐,双拳紧握。

  女大不中留,但如今都到了这种地步,他还能说什么?能责怪何惜柔吗?

看过《伏天氏》的【伏天氏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大学生必备网  莽荒纪  第一星座网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修真聊天群  理财知识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九御神王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tplink  论文大全网  斗战狂潮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九御神王  明末第一贼  玄界之门  寸芒  最强狂兵  努努书坊  伏天氏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阅读封神系统